长心兰

千载黄粱梦,渡我山万重。笑却人间事,月下邀扬州。

嗟我怀人丨木棉

整理旧物,忽见少年时作,蓦然旧事上心来。


木棉

文/长心兰


  我是在坐车回家的路上忽然见到那棵木棉树的。


  那应该是几十年的老树了,生得如一旁四五层的楼房一般高大,却是扎根在那低低矮矮的老屋里,以一种守护者的姿态把老屋掩在它粗壮的枝臂下。如今天气回暖,火一般的木棉花便落满了那灰黑的屋瓦,让那躲在现代楼房之间低眉顺目的老屋焕发出别样的美来。


  以前我的家乡是有很多这样高大的木棉树的。不仅在那黑瓦土墙成片的老屋区有,而且在那公路两边,从我们这个镇到上一个镇或下一个镇,都能看见这样的老木棉树,就像一个个高大的守护神,一守便守了几十年,甚至上百年。


  春天一到,...

有偿接单3.0丨长期接电子校对与实体校对

▲校对工期:

正常工期:2-3万字/天,一般是3万字/天。

加急工期:7-8万字/天,最快可以10万字/天。


▲校对方式:


电子校对:

假如终校是作者本人,我习惯修订与批注一起使用,部分我认为需要标批注的地方就会标批注。

假如终校非作者本人,如授权自印等,我一般只用修订,除非文中出现明显逻辑错误。


实体校对:

其一是我直接在书上用红色笔或蓝色笔做标记,页旁贴条形便利贴(相当于书签),方面寻阅,校对完成后回寄;

其二是在一个word文档内整理出某页某段某句(会标明校对前后),或者某页某段印刷格式问题,校对完成后实体刊物不回寄,仅给这份电子文档,如有回寄需求,请在约稿...

巴山夜雨|关于反抄袭的一点感想

  抄袭与否必须是黑白分明的,容不得暧昧的自由心证。因为抄袭对任何一位作者而言都是极大的否定与责难,必须要有明确的、有力的证据,否则便是诽谤、污蔑。
  好比一个人拿不出证据就指认某一个人偷了东西,那便是诽谤、污蔑。
  而我们每一个人也应当慎重地分辨判断,慎思慎言。宁不发一言,不可误一人声誉。

  个人情绪、喜恶永远不应该成为理直气壮伤害他人的理由。
  
  若以反抄袭作为打倒异己、表达喜恶的工具,那又是把反抄袭当什么了?
  假如没有人去坚守反抄袭的底线,那么反抄袭污名化是必然之事,而原创者,也再无法得到公正的对待。
  
  也许有人觉得,这样的事情离自己远着呢——其实不然。
  它真的离我们每一个...

月浅灯深|关于读者的阅读理解

  今夜看到某篇文的第七章,本来是一件非常明朗的事情,不料评论却分作两派争论不休,这着实令我意外。不禁手贱回评,一下子就到了深夜两点。所幸明白人还是比较多的,这是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一点。


  事实上,这些年看文、看评论多了,我发现:不同的人,他的阅读理解能力,以及对文章中隐藏信息、关键词的捕捉能力是不同的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也可以说是对文字、对情感的敏锐程度不同。这种能力的不同,导致了读者看文时的个人理解不同,这大抵也是“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的原因之一。


  但“哈姆雷特”就是“哈姆雷特”,部分读者面对一些描写、叙述较为隐晦的文,却能把“哈姆雷特”看成是“哈利波特”。更...

江流有声|君子不愠

  子曰: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


  他人因不了解你而误解你,确是不应生气。人与人之间本就难以相互理解,即使是好友之间有时亦会存在误会,更何况是不相熟的人。

  但若是他人因不了解一个人,而误解一个人,他人便无过错吗?

  因为不了解,所以其诸多误解皆作情有可原,其诸多诋毁尽可泯然一笑吗?


  不可能的。

  怎么可以。


  我平生从未恶意揣测过他人,更从未恶语中伤他人。我自律如此,他人却可随意毁伤我么?

  到底意难平。


  如此看来,人不知而不愠,着实是我难以达到的境界。

闲言絮语|知易行难,古人诚不我欺

  子曰: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

  今日始知:知易。行难。

©长心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