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心兰

千载黄粱梦,渡我山万重。笑却人间事,月下邀扬州。

文风调查


01.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请简述它的由来)

长心兰

但愿自己长长久久心蕙如兰。


02.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「想继续写下去」的动机是什麼?

2011年夏天。单纯地想继续,结果直到现在,我还在。


03.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?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?

严谨大气……和古风吧。

伙伴:深梦记的时候觉得很华丽,迷失人间时期相对变朴素了,时而也会变得比较活泼

CP:文风什么的只能说你比较适合那种描写细腻的文


04.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?请简述之间的差别。(不论是结构、文字叙述、故事走向、常写的题材等)

落差大。以前偏向华丽的描写,现在偏向剧情走向、人物塑造和世界观的构建。而且以前比较中二喜欢BE,现在反而希望自己能写HE或者OE……就是至今没成功就对啦w


05.喜欢的风格(不论是文字、故事的走向等)是什麼样子?

喜欢温馨日常向的文字,没有大起大落,跌宕起伏的情节,但是读过之后心中还能存有暖意。恩……有些很大气文风的文我也很喜欢,还是看脑洞合不合吧。


06.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麽?(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写什麽的话,想想在写什麽的时候感觉键盘/笔杆要爆炸了)

死里虐、玄幻魔法、天师鬼怪、战争、调戏


07.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?(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,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)

 温馨平淡向日常。细水长流的故事。


08.你写一篇小说/文章需要多少时间?

呵……看情况吧,快的一天,慢的有生之年。


09.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?

想到就写,之后再来完善世界观啊背景啊什么的。


10.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?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?

会反复修改,最后的脑洞可能都和最初的半毛钱关系都没了。


11.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?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?(惯用的笔记本、笔、程式等)

都可以。


12.有写草稿的习惯吗?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?

有时有。有细节上的补充和修改。


13.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?

脑洞合了就写呗。


14.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(不论是自创、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)是谁?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?

 百束此玷。没有,因为我写不来。


15.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,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?

暂时没有。


16.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?

 想安静地埋头写作。


17.那麼,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?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?

喜欢。但,我不确定我能坚持多久,热衷谈不上边,写作本来就是一件寂寞的事情。


18.从一开始到现在,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?请节录一个片段。(不论自创、同人、学校作文,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)


《Lost in Life》

此时的他们全然不知,在距西多森林万里之外的米蒂亚帝国帝都,有一双眼睛正通过魔法晶球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。

 

“你做得很好。”坐在魔法水晶球前身着黑色长袍的少女静静开口,双眸隐在兜帽的阴影之下,让人看得不真切,只能看到几缕金色的发丝以及她嘴角弯起的弧度。

 

“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。”黑暗中,那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急躁,“什么时候把她还给我!”

 

“别急嘛,安卡莫斯家的小少爷。”那少女的声音很轻,只是说出的话却冻彻人心,“那个叫千山秦颜的鬼族女人我们可是好生招待着呢。”

 

房内所有的玻璃砰然炸碎,黑色的窗帘因强大的魔压猛然掀起,一瞬间映亮了少年俊美的容颜。少女却依旧不为所动,只是安静地看着桌上如繁星般细碎的魔法水晶球碎片。

 

“如果阿颜出了什么事,你们就等着吧。”原本清越的男声低沉凛冽得可怕,尽是威胁意味。

 

“爽·安卡莫斯,几年不见你的脾气变得急躁了不少——还是说,为了那个女人?”少女优雅地挥动左手的魔杖,桌上和地上的碎片全部被魔力托起,不过几秒便还原成了原本的模样。

 

小爽弯唇一笑,话语锋利如刀:“九·安卡莫斯,几年不见你也变得更像帝都那群贵族们的走狗了。”

 

被唤作九的少女笑着抬起头,祖母绿的幽瞳在魔法水晶的映照下仿佛湖水中融化的初雪,泛着净透的光泽。她开口依旧柔柔的,没有一丝愠恼的情绪:“安卡莫斯家的小少爷,你是不是记错了什么?我叫九·罗地亚,安卡莫斯这个高贵的姓氏,我可高攀不起。”

 

小爽不可抑制地笑出声,同样摄人心魄绿眸中满是寒意。

 

“抱歉,我倒是忘了你是这样残忍的一个人。”



19.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?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?

喜欢。


20.最后,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。

恩……点名就算了吧。

最后 @远南雁行 ←点我的家伙w


评论(1)
©长心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