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心兰

千载黄粱梦,渡我山万重。笑却人间事,月下邀扬州。

辗转反侧|夜深忽梦少年事

  我承认——

  我的骄傲,我的温和,我的勇敢,我的坦然,我的自命不凡,我的云淡风轻。

  我的自卑,我的尖锐,我的恐惧,我的不甘,我的自甘庸碌,我的声嘶力竭。


  我终于承认,我是一介凡人。

  我又不肯承认,我只是一介凡人。


  或有一日,我也能平静地审视自己,并接受这一切。

  ——不是无可奈何,也并非就此认命。


  至少在今夜,我与自己达成了和解。

评论
热度(2)
©长心兰 | Powered by LOFTER